当前位置:

新闻眼

>财经>正文

央行: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松紧适度 把好货币供给总闸门

2019-04-15 21:28:12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近日,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在北京召开了2019年第一季度(总第84次)例会。会议表示,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松紧适度,把好货币供给总闸门,不搞“大水漫灌”,同时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广义货币M2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要与国内生产总值名义增速相匹配。

资料图每经记者张建摄

对此,首席研究员温彬分析,“关于松紧适度,我的理解就是要增加货币政策的灵活性和针对性。我们要看到包括美联储的货币政策,也总是在进行调整。从内部来看,我们宏观经济基本面。包括通胀水平也会发生一些变化。所以要实现货币政策的目标,就要根据形势的变化进行相应的调整。

M2和社融规模增速要与GDP名义增速相匹配

当前我国经济呈现健康发展,经济增长保持韧性,增长动力加快转换。人民币汇率总体稳定,金融市场预期改善,应对外部冲击的能力增强。会议指出,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松紧适度,把好货币供给总闸门,不搞“大水漫灌”,同时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广义货币M2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要与国内生产总值名义增速相匹配。

国际金融研究所研究员范若滢向每经记者表示,“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松紧适度”可以这样理解:

第一,货币政策要为“稳增长”创造适宜的金融环境。当前我国宏观经济面临的国内外形势更趋复杂,经济依然处在“大调整”关键时期,需要货币政策充分发挥逆周期调节作用。

第二,货币政策要更加重视解决结构性问题,加大对中小微企业、民营企业发展的金融支持。解决好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将会是当前货币政策的调控重点。

第三,货币政策操作上要更加灵活,进一步畅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加强公开市场操作灵活性、加强市场预期管理,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

值得一提的是,在今年的政府报告中曾提到,“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松紧适度。广义货币M2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要与国内生产总值名义增速相匹配,以更好满足经济运行保持在合理区间的需要。在实际执行中,既要把好货币供给总闸门,不搞‘大水漫灌’,又要灵活运用多种货币政策工具,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渠道,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有效缓解实体经济特别是民营和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防范化解金融风险。”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央行副行长陈雨露近日在第39届国际货币与金融委员会(IMFC)会议表示,今年中国稳健的货币政策将松紧适度,M2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要与国内生产总值名义增速相匹配。中国将健全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双支柱调控框架,加快金融市场基础设施建设,健全问题金融机构的处置机制,继续完善汇率形成机制,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温彬表示,松紧适度要从“量”和“价格”两个方面来看。一方面就是动用存款准备金率,包括公开市场操作等,确保“量”的充裕合理;另一方面,要看到央行通过提供足够的流动性,保持市场利率的稳定和适宜的水平。

进一步扩大金融高水平双向开放

同时,会议指出,进一步扩大金融高水平双向开放,提高开放条件下经济金融管理能力和防控风险能力,提高参与国际金融治理能力。

温彬分析,金融开放可以完善我们的金融体系,增加金融市场活力;通过竞争促进银行提供更好的金融产品和服务,满足实体经济的需要;引进国外的机构投资者也有助于深化我们的资本市场发展。而从挑战来看,金融开放会增加银行业的竞争压力;同时,资本项目的开放使短期的跨境资本流动变得频繁,会对我们的金融稳定和安全带来冲击。所以,在扩大开放的同时应该加强对跨境资本流动的宏观审慎管理,在扩大开放的背景下,确保金融稳定。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央行行长易纲在今年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表示,“金融业开放对中国是有利的,对中国人民尤其有利,这将允许内资外资金融机构在华竞争,提供更好的服务,从而提高金融市场的效率,扩大开放利大于弊。扩大金融业开放是金融领域的一项重点工作。金融业开放本身并不是金融风险产生的根源,但开放过程可能提高金融风险防范的复杂性,因此需要不断完善与开放相适应的金融风险防控体系。”

事实上,易纲早在去年博鳌亚洲论坛上就宣布进一步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的具体措施和时间表。他还表示,要遵循以下三条原则推进金融业对外开放:一是准入前国民待遇和负面清单原则;二是金融业对外开放将与汇率形成机制改革和资本项目可兑换进程相互配合,共同推进;三是在开放的同时,要重视防范金融风险,要使金融监管能力与金融开放度相匹配。

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吴琦向每经记者表示,金融开放有利于丰富我国银行业金融机构的种类,提升市场活力,提升金融资源配置效率和服务实体经济的质效;积极利用外资,可以缓解当前资本金不足的问题;通过与外资银行的合作与竞争,可以促进国内银行机构更好地适应国际规则和竞争,推动业务实现全球化,提升国际竞争力等等。但随着银行业对外开放,放开外资股比限制、放宽业务范围、放松市场准入条件等措施,一些风险和问题也会逐步显现。比如对我国现有金融体系形成冲击,加剧行业竞争压力。对于大型银行来说,外资规模和占比将进一步提升,在业务和客户层面的竞争将进一步加剧。对于中小银行来说,不仅将面临比大型银行更大的市场竞争压力,而且由于中小银行体量较小,控股权更容易被外资获取,将直面来自外资的收购与兼并。

责任编辑:陈鑫

相关内容